《末世國度》小說選摘:我們不是世界的社會救濟局,德國已經人滿為患了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8

  文:馬丁.薛伯樂(Martin Sch?uble)

  安東

  我轉換成夜視鏡,將雨滴抹去,黑暗的世界變成綠色的。眼前什麼都沒有,沒有鹿、沒有狐狸或者野豬。一切靜寂,整個樹林都在沉睡。我們在尋找的,也許蹲在地洞裡,或者在地上挖洞後覆蓋上潮濕的葉子,或者躺在空心的樹幹裡。在那裡面等待,等著不被發現,等著我和諾亞離開。

  我將鏡頭拉近,觀察小丘上的牆,八公尺高的牆上布滿有刺鐵絲,連一條狗都無法從空隙裡鑽進去。我沒看見上面有人,而牆後面發生什麼事,我並不在乎。而牆後面所發生的,是波蘭同事的責任。

  牆上的有刺鐵絲沒有被破壞,沒有被剪開或者被扯下來。牆面沒有梯子,沒有繩子。從這裡看去,一切正常。奇怪,為什麼警鈴會被觸動。

  「沒事。」我說,將夜視儀器重新收好。我捲起迷彩外套濕掉的袖子,用還是乾的部分擦了把臉。我臉上都是雨和汗,眼睛因為汗水流進去,刺辣辣地痛起來。

  我們背著裝備奔上山頭,只要是人都會汗流浹背的。幸好我有受過訓練,不然的話也會像諾亞一樣喘不過氣來,雖然他並不是文弱書生。

  我們的越野車停在山谷下的河邊,這座山連四輪驅動車都上不來。摩托車裝在車上,但是如果現在使用摩托車,今天就會陷入泥濘,而且聲音這麼大,不就等於昭告天下,我們來了。

  我們只在有人從樹林裡逃出來,才會在田野上或者公路上使用摩托車。而在那些地方出任務不過是支援而已,直到警察趕過來接手追捕。

  諾亞仍然呼吸急促,耳機裡也沒有聲音,我打破沉默。

  「假警報。」我停三秒,假裝好像在凝重地思考,「折返?」我建議。反正除此之外,我也不能多做什麼。指揮官決定一切,而我們除了史塔克指揮官,別人的命令都不能接受。

  「別急,」他的聲音出現在我們耳邊。「換上熱成像相機!」

  諾亞生氣地搖頭,捂住他的麥克風,在基地的史塔克現在只聽得到劈劈啪啪的聲響。「他端著咖啡坐在舒服乾燥的室內。」諾亞很不滿。「是我的話也不急。」我們相視一笑。

  我在一個長滿青苔的樹幹上坐下,濕的,算了,反正也從頭到腳都濕透了。我們可能還需要在這裡耗上一段時間。

  「年輕人,我這邊耳機只有嗤嗤聲的時候,我知道你們之中有一個人在嘴賤。」

  我們的長官明察秋毫,呵!我打個呵欠,現在是午夜兩點。

  二十分鐘以前在軍營裡警鈴大作,諾亞和我必須從被窩裡起來出任務。我們六人房裡的其他四個人乘機取笑我們。

  「跟史美人有約會?吃早餐?」

  「千萬別忘了帶傘,外面下雨!」

  然後同僚們翻個身,繼續做他們的春秋大夢。

  我們必須穿上冰冷的迷彩裝、黑色戰鬥靴。畢竟,今天是我們兩人輪值。

  軍備庫的軍官一邊發裝備給我們,一邊扮演預報天氣的青蛙:「外面是可恨的鬼天氣哦!」

  然後我坐上駕駛座,雨刷吱吱作響,我連五公尺前的路都看不到。諾亞眼睛盯著衛星導航,幫我指路。

  城牆上的動作感應器測到的方位大約在B-2的路段,因此觸動了軍營裡的警鈴。

  但是那裡一切正常。

  我們到達C-3,基地於十分鐘之前在這裡偵測到手機訊號。史塔克馬上把這個新的情報傳送給諾亞。

  所以他們還是從牆上的某處翻越到這邊來了,很明顯地,他們使用了某種新的技巧,不需要破壞鐵絲。離牆幾百公尺處,他們應該在那裡等接引的人。

  也就是說,人在這裡,理論上。

  去他媽的理論!

  諾亞手上拿著折斷的樹枝在我身邊坐下,在地上挖洞。他對追蹤行動興趣缺缺,樹枝在泥濘的地上很快就沒頂了一半。

  十分鐘是很長的時間,他們現在可能早就越過萬重山了。好吧,帶著裝得滿滿的行李或者旅行袋,可能跑不了這麼誇張的遠。但是,要在這種天氣下要憑痕跡追蹤,根本想都別想。

  「怎麼樣?鑽到油礦了嗎?」我問諾亞,地面上的柱子幾乎看不到頭了。

  史塔克當然也聽到我們的對話,他問,「你們看到什麼發熱的物體嗎?」他無法看到在野外的我們,「給我回報。」

  諾亞甚至都還沒有把熱成像相機拿出來,我朝他點點頭。他把樹枝拔出來,扔進樹林裡。

  他把裝備拿出來,先將感應器放直,然後讓它運轉。他對著兩、三棵樹幹粗大的樹逐漸往上,從肩膀高的枝椏開始掃描。那是可以供人往上爬的高度,但是掃描結果是沒有人爬上樹去。

  諾亞再重新掃測一遍之後,搖了搖頭,「什麼都沒有。」

  他重新撿起一根樹枝,坐回我身邊。他把樹枝插進地面之前,突然聽到轟的一聲巨響,我們兩人都嚇得縮脖子。響聲不是從樹林裡發出,而是在我們耳邊。當在基地的史塔克拍桌子瞪眼時,發出的就是這種聲音。

  諾亞告訴過我這個祕密,平常一周四天他都坐在史塔克旁邊,所以他很清楚。在調度中心,諾亞一周必須出任務一次。所有內勤坐辦公室的,一周都必須出勤一次,「這樣我們才不會有人在電腦前生鏽了。」這是史塔克的格言。

  我撿拾了一些樹枝,交給諾亞。

  他笑了一下。

  直到史塔克再次下令之前,我們還有一些時間,諾亞想做什麼模型就做吧。

  我很慶幸,一周至少有一次可以跟諾亞同行,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。

  我們已經認識一輩子了,我們一起高中畢業。之後諾亞想繼承馬克祖克柏,另外還想發明一個新的谷歌。他就是這樣一個謙虛的人。

  我不是科技宅,我想做的事是和人在一起,而不是跟電腦機器在一起。我甚至可能還會延長兵役,直到我找到想做的事。這裡賺的錢還不錯,我是說義務兵役之後還繼續做下去的話。

  這是一份穩定的工作,而且國家另類黨在這方面保證一定不會小器。

  史塔克還在沉默中,沙沙聲響大得驚人,不是基地傳來的,而是從我們這邊,從樹林裡傳來的。幾千的葉片互相摩擦,幾百的雨滴當頭澆下。

  我抬起頭,張大嘴。我喜歡樹林,即使是暴雨中的樹林,即使空氣中有霉味。這些我都不在乎,唯一只有早起這件事,讓我抓狂。

  諾亞也學我,仰起頭伸出舌頭去接雨水。除了雨水,這一夜可能也接不到其他的了,史塔克什麼時候才要接受現實。

  我將雨水嚥下喉,水沒有很多。

  諾亞用肩膀撞我一下,用頭指示我去看樹冠的高度。那裡有什麼東西在葉子後面動,相當高聳的那裡。

  「有了!」我悄聲跟對講機說。我慢慢端起我的G36瞄準,千萬要冷靜。我拿的是衝鋒槍,樹上的人一定沒有。我從準星裡看出去,在十字的中心有什麼體積很大的東西在樹葉後面晃動。

  怎麼能爬到那麼高的地方?上面的枝椏還承受得住嗎?熱成像相機裡什麼都沒有顯示,至少兩分鐘前掃描的結果是這樣。我猜他們穿著隔熱裝,還帶著攀登裝備。

  「這些人是好手,」我壓低聲音,「不是什麼粗鄙的入侵者。」

  「你是說難民。」諾亞同樣壓低聲音。

  諾亞又來了,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者。在我們這邊,用官方的說法,他們就叫做入侵者,哪裡來那些囉哩叭唆的詞。他們所做的事就是入侵,別的都不是。

  我從鏡頭裡辨認不出什麼。

  諾亞可以感覺,我變得多緊張。「是朋友,不是敵人。」我皺眉。

  他微笑,他知道那上面是什麼。

  什麼入侵者!

  我現在也聽到熟悉的聲響了,我放下武器。

  在這樣的風聲下,這個嗡嗡聲幾乎無法傳到我們這裡來。「媽的!我差點尿褲子。」

  諾亞看著我,好像替我難過。他不需要這樣,又不是他的錯。

  是史塔克的錯,而他現在在大笑,笑得我耳朵發痛。

  「我派了辛蒂過去。」

  「辛蒂也起來了?早安,辛蒂。」諾亞輕聲說。辛蒂向來不跟任何人打招呼,沒有例外。

  在基地裡,諾亞最要好的女朋友是辛蒂。諾亞在調度中心坐在史塔克身邊的時候,辛蒂的攝影機就成為諾亞的眼睛。

  現在她在空中向下看著我們,另一個人控制著她的八片螺旋槳。

  諾亞想離開,我知道。他不喜歡讓同事觀察,他比較喜歡自己操控無人機。

  辛蒂不厭其煩地繞著樹冠,一圈又一圈。然後又飛近我們,雨水打在她的機身上。

  我們成為群眾演員一般,這裡上演的是史塔克的電影,他是導演,辛蒂是主角。

  「那裡怎麼了?」我問。

  諾亞聳聳肩。

  史塔克反正只有在他有興趣的時候,才會回答。

  辛蒂在離我們二十公尺遠的地方迴旋。這半分鐘以來,她幾乎沒有移動,只是隨著風的強度調整波動。

  「諾亞,」史塔克在他的麥克風裡大叫。

  我們又再一次縮脖子。

  我覺得史塔克這個人很不錯,他對自己在做什麼有把握,很公正,是一個好教官。

  他也認真負責,只是除了自己誰都不信任。

  「正面權威。」史塔克有一次這麼說,這句話是有意義的。但是,他大喊大叫的時候,實在令人無法消受。

  「諾亞,熱成像相機是一堆爛鐵!」

  我看著我的同伴,疑惑地攤開手掌。

  諾亞抬了抬肩膀。

  「我派增援過去。」史塔克說。

  我相信我耳朵出錯了,「增……增援?」

  「冷靜,不要慌!」

  我跳起來,慌得一直繞圈。什麼冷靜,有可能嗎?我重新拿出夜視鏡,但是除了黑暗和樹林—潮濕的、泥濘的樹林之外,什麼都沒有。我往辛蒂的方向看去:她在幾株腐朽、互相交纏的樹幹上方幾公尺處盤旋。

  我開始恐懼,而這一點都不好。我扣在扳機的食指在顫抖,但是這不僅僅是害怕,還有興奮。終於有行動了!

  諾亞很清楚我,太清楚我了,有時候我是這麼想的。他把我的武器往下壓,我要反抗的時候,他用一隻手摀住我的麥克風,另一隻手摀住他的。

  「不是他們死,就是我們活。」我說。

  他明明知道我們在玩什麼遊戲,我可不想死。如果他們有武器怎麼辦?這叫作生存的本能,純粹生物性的。

  「我們必須先發出警告。」諾亞鎮靜地說。

  靠近腐朽的樹幹現在發出沙沙的聲音,枝椏斷裂。顯然辛蒂讓入侵者緊張了。

  他們一定也早就發現我們了。如果接引的人對得起人家付的錢,那他就知道,接下來會發生什麼。他們必須現在從藏身處分開逃散,有些人會成功,有些人則不會。如果他們繼續這麼藏著,我們會將他們全部抓獲。

  「警告,警告……」我咒罵,「為什麼我要為了他們冒生命危險?」

  「因為我們必須先發出警告,你知道的。」

  諾亞當然是對的,我們所受的訓練的確是如此。我們必須給他們選擇,如果他們高舉雙手走出來,自願回去,那就最好,省了我們的麻煩。

  儘管這一切如此,為什麼他們還要來德國?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能明白,德國已經人滿為患了!如果更多的入侵者進來,我們這邊很快就會變成像他們那邊一樣。誰都沒有好處,不是嗎?

  諾亞和我尋找掩蔽,我們躺進泥地裡。他們很可能馬上會緊張起來,躺著比較容易瞄準。

  「我們不是世界的社會救濟局。」我喃喃自語地抱怨。雖然是自言自語,但是我故意音量大到讓諾亞也聽見。對這一切我真是受夠了。

  諾亞點頭安慰我,「好啦好啦。」

  我們前面的樹叢開始有動作。

  「發生什麼事?」史塔克問,雖然他透過辛蒂,看到的應該比我們多。

  「馬上報告!再兩分半鐘,增援就到達。」

  你還是小心你的咖啡不要冷掉就好了!我想。

  諾亞和我往樹叢爬行,我們需要有視線接觸。

  「先警告!聽到了嗎?」現在連史塔克也來這套。

  我拒絕去看諾亞,他臉上那副「我早就跟你說過」的微笑,我現在可一點都不想看到。

  「想像拿了退休金後去度假。」他悄聲對我說。

  一個月之前我們遇到五個退休的人,他們在找蘑菇。當他們聽到我們車子的聲音時,開始害怕,就躲了起來。這幾個老人可能以為波蘭人打過來了,或者這類的事情。

  他們幸好只是嚇到,沒什麼事發生。

  管他那麼多,反正到時候在這裡做這個工作的,應該是機器人,它想都不想就會直接開火。這個機器人的執行程式也許還是諾亞寫的,不管他願意或者不願意。

  「先警告!」諾亞說。

  這是我的任務,我知道。

  我深吸一口氣,(用英語)大喊:「你們在德國是非法的。」

  遠方傳來直升機達達的震動聲,增援來了!

  「手舉起來!出來!我們會將你們送回去!」

  回去的意思是指回波蘭。波蘭再將這些入侵者帶到東邊的圍牆裡。波蘭人早在匈牙利和我們將邊界鞏固起來之前,就砌好了圍牆。

  這些細節我無法跟入侵者一一解釋。光是警告他們,就得使用三種語言,這些句子我們必須練到能夠倒背如流。

  「你們在德國……」直升機這時已經非常迫近,隨便我喊什麼阿拉伯語都沒人能聽得見。

  這些人也開始跑離他們藏匿的地方,起碼有二十人之多。諾亞的熱成像相機真的是破銅爛鐵。所有的人都朝同一個方向跑,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一起。沒有人散開,真是不幸。付給接引的人的錢真的是省不得!

  「任務現在交給直升機小組。」史塔克說。

  他的電影還在上映,兩盞探照燈尾隨入侵者,六個同僚從直升機上順著繩索下來,進入樹林。

  「你們兩個現在去找其他人。」史塔克喊道。

  我轉頭看諾亞,他指指腐朽的樹林那邊。辛蒂仍然盤旋在那幾棵樹頭上,也許這個接引的人沒有我想的那麼笨。

  圍牆內狗叫聲傳來。可不是嗎?直升機的聲音,波蘭人當然也聽到了。誰知道圍牆另一邊的樹林裡,是不是還有人潛伏著?

  辛蒂掉頭,往直升機的方向飛去。

  「那邊好像比想像中的複雜。」諾亞說。

  我們往我們的目標匍匐前進,入侵者應該剩下不多了吧。

  我試著再說一次:「Hidschratak ila Almania...(你們在德國……)」

  「Femije(孩子)!」那個人大叫。

  「他說什麼?」

  諾亞搖頭,「不知道。」

  「English(英語)?」我試著問。

  「Femije(孩子)!」

  「Ruski(俄文)?」

  「Jo,jo. Femije(孩子)!」

  「Femije,Femije的,什麼鬼啦?」我大叫。

  「Arabi(阿拉伯語)?」諾亞試著說道。

  「Femije(孩子)!」

  「Femije(孩子)?」我叫回去。什麼意思?

  「所有小組,射擊!」史塔克說。

  那邊局勢惡化了。

  「Femije(孩子)!」

  我聽見槍聲,是我們的人嗎?

  我們這邊也有動靜,一個影子跳出來,躲到矮灌木叢後。我的子彈只差幾公分,就射中了。被射中的大樹樹皮迸裂,四散空中。入侵者躲進一個樹幹後,樹身無法遮蔽他的全身,他的下臂暴露在我準星的十字範圍內,而且還是正中間。

  「噓……」諾亞說。

  他又怎麼了?我朝他看過去,他正對著腐朽的樹那邊瘋狂地揮手。一共有五個人站在那邊,他們的手高高舉著。Femije—無論這是哪一國的語言,我現在都了解是什麼意思了。五人中的四個人還不到我的腰高。Femije的意思是孩子。

  我現在該用什麼語言繼續?我怎麼告訴他們遣返的程序?

  「孩子」!媽的!

  我望一望躲在樹後的那個人,現在怎麼辦?

  諾亞突然開槍了,不過,說開槍是錯誤的表達,他在掃射,好像在玩第一人稱射擊一般狂掃。枝椏與葉片紛紛掉落,一塊木片打到我的頭盔。

  我伸手護住臉,從指縫中看著諾亞把槍丟到泥地上,再把我的槍從我的肩上扯下,繼續掃射。

  空彈匣散落,他重新上膛,直到把子彈用完。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我的槍在冒煙。

  「發生什麼事了!」史塔克喊。

  諾亞和我不發一言。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除了一點:無論我現在開口說出什麼話,史塔克都聽得到。如果我說實話,諾亞就得上法庭。如果我什麼都不說,史塔克會更疑心。我還是先說句無論如何不會錯的話:「射擊指令完成。」

  「你們當我是傻瓜嗎?」史塔克咆哮,「以為我沒聽到掃射聲嗎?我耳朵都聾了!給我報告!」

  諾亞不回答,他在我旁邊跪著流淚。

  「你們抓到幾個?」史塔克問。

  我望著諾亞,幫他擦眼淚。

  他握在手中的武器還指著天,我們頭頂上的樹冠開了一個大洞,樹葉遮蔽沒了,我看見彩虹。

  「報告長官,我們一個都沒有抓到。」我回答。

  「一個都沒有抓到?」

  「一個都沒有抓到。」

  我一下子也想不到要說什麼,突然靈光一閃。「他們跑得比鹿還快。」

  書籍介紹

  本文摘錄自《末世國度》,臺灣商務出版

  *透過以上連結購書,《關鍵評論網》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。

  作者:馬丁.薛伯樂(Martin Sch?uble)

  譯者:宋淑明

  這本書要獻給那無法生還,遭到不幸的人

  極端主義已經崛起,難民問題引發爭論,

  馬丁?薛伯樂繼《消失吧,紙本世界!》

  再度轟動德國最新小說力作,

  如同守護自由的警鐘,高度貼近時事,

  真摯貼切、溫暖動人,一步步逼近真實……

  活生生當代版《一九八四》,喬治?歐威爾也心驚。

  最新中文版新增作者的話,獻給台灣讀者,流露作者創作背後的省思。 難民政策以及極右派興起,德國面臨的新課題!亦是世界正在面對的課題。小說題材與國際時事高度結合,也能讓讀者理解擁抱難民與排外者的各方心態。

  如果身為歐洲強國的德國不再人道、包容,甚至把難民視為入侵者,

  走向這樣的末世國度——極端主義者之國,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模樣?

  近年德國大量接收難民之後,最初的接納幫助難民的熱潮,隨著數百萬難民人數急速湧入德國,加上德國極右派政黨興起,引發一陣譁然與擔憂。繼《消失吧,紙本世界!》描寫科技數位化、揚棄紙本的未來國度,作者再次著墨不遠的未來世界,挑戰最棘手的德國難民政策與社會隱憂,一窺極端國度的可能樣貌。這部小說是他在採訪研究相關議題後而寫,一部好讀又發人省思的最佳警世之作。

  小說以兩個支線交錯進行,一方面以衣索比亞女子法娜描述她流亡到德國曲折過程,由於全球氣候變化造成衣索比亞饑荒,法娜在家鄉看不到未來,打算以難民身份到德國尋求庇護。

  另一方面,情節描寫著安東和諾亞兩位士兵的遭遇,安東的政治立場傾向極右派,認為難民的到來對德國社會是種入侵行為,只會帶來災難。而諾亞,則以完全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極端思想的政黨,兩人不僅是好友,更是親密愛人——安東甚至肩負一項秘密任務,為了極右派政黨而假裝難民,潛入難民營。當安東和法娜在偷渡邊界的大卡車上相遇,數小時密閉空間中,難民更面臨集體缺氧及疲倦死亡的危機……種種情節,也讓這本高度結合時事的精彩小說,更發人省思。

  一部試圖與極右派思想交鋒的小說,點出人心的溫暖與自私,盲目與脆弱。

  「法娜代表因為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引起的災難而陷入貧窮、而遭受飢餓的所有人。當右派民粹、頭腦簡單、黯灰陰冷者——安東,遇見這樣的法娜時,會發生什麼事?」

  為什麼他們還要來德國?

  為什麼他們就是不能明白,德國已經人滿為患了!

  如果更多的入侵者進來,我們這邊很快就會變成像他們那邊一樣。

  誰都沒有好處,不是嗎?

  責任編輯:翁世航

  核稿編輯:潘柏翰